一定发首页官网-特殊之年 北京4.9万考生迎来新高考

一定发首页官网-特殊之年 北京4.9万考生迎来新高考

  校门口马路反复喷洒消毒液;校门入口处测体温、配备免洗洗手液;考点外设置防聚集家长等候区
  特殊之年 北京4.9万考生迎来新高考

  昨日,为期4天的北京新高考拉开序幕,49225名考生迎来特殊之年的大考。据介绍,全市17个考区、132个考点校、2867个高考考场,均按照防疫和高考要求经过全面消杀。

  由于疫情防控需要,今年在家长送考环节,北京市教委要求接送考生的家长不聚集、不扎堆,避免交叉感染。在北京市海淀区人大附中考点,记者看到,考点按照考场场次设置了46个家长等候区,家长可以按照考生的场次“对号”进入等候区陪考;北京市第八中学考点,考试结束后,在工作人员指引下,家长和考生有序离开。

  送考教师为考生击掌打气

  昨日7时,位于丰台区的北京第十二中学考点,学校门口已有十余名安保工作人员到岗,一辆黄色水车在校门口马路反复喷洒消毒液。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前一天下午,学校附近就开始进行消杀。同时,数名街道工作人员站在校门临近马路的四角,负责分头疏散人群,防止家长扎堆聚集。

  7时30分左右,陆续有家长陪送考生到场,他们均佩戴口罩。记者看到,多名考生手执笔记本、古诗词手册,抓紧时间进行复习。市民李女士告诉记者,“有点担心,受疫情影响在家里学习,效率肯定不如在学校。”

  8时,考生开始排队进入考点。校门入口左、右两边,均有工作人员检查准考证,疏导考生之间保持一米距离,步行十余米蓝棚处则有红外测温。校内,几名工作人员在考生通道手举写有“学霸”“加油”的纸牌,为考生助考。几名该校老师也在校门入口处用击掌、握手的方式为考生加油。

  丽泽中学高三(2)班语文教师王永丽也在为考生加油的人群中。她告诉记者,丽泽中学的学生分为两批,一批在本校,另一批在十二中。“学生在考试前,见到家长和老师,心里会踏实一些。”王永丽的学生从6月25日起陆续做过5套试题加强训练,“我不是特别担心,疫情期间上网课后期效果也挺好。”

  考点入口处测体温、配免洗洗手液

  昨日上午8时,在北京市第十八中学考点门口,考生戴着口罩,已经排起长队等待检测入考场。考点安检入口处配备了免洗洗手液。8时20分,考生开始进场,检测人员为学生测量体温,并提示考生用入口处的免洗洗手液消毒。

  正在等待进场的郜同学告诉记者,她在自己学校参加高考,没有让父母送考。“希望自己能在考试期间保持平常心,正常发挥就行。”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的高考有些特殊,出门前,郜同学的妈妈特意叮嘱她多带了几个一次性医用口罩。

  现场送考家长较多,十余位安保人员不停维持秩序,有学校管理人员用喇叭提醒家长、考生保持距离。

  防聚集 考点按考场场次设家长等候区

  今年高考由于防疫工作的需要,为防止人员聚集,多个考点在校门外设置专门的家长等候区。

  昨日7时,人大附中考点对校门口进行了清场,设置“真空区”,仅允许考生快速通过,进入考场。在距离考点门口五十米处,有两个送考车辆停车处。送考家长在停车处停车,考生步行进入考点。

  今年,人大附中考点的家长等候区由学校正门口平移至校门两侧的人行道上,学校用围栏分割出46个家长等候区,用考生的考场序号进行标示,家长可以按照考生的场次“对号”进入等候区陪考。

  海淀区育英学校考点门前设有考生等候区和家长等候区,考生等候区内只允许考生及相关工作人员进入,送考家长需要在隔离护栏外的家长等候区内等候。

  上午11时30分,第一门高考科目语文考试结束,在北京市第八中学考点出口,多名校方工作人员在门口及门外马路上,保持固定间距站定,引导考生有序排队走出考点,尽快离场,防止聚集。

  ■ 特写

  驰援武汉护师送子高考:对孩子心有愧疚

  北京友谊医院护师吴正芳曾赴武汉支援抗疫两个月;儿子很理解,丝毫没有埋怨她

  昨日上午,北京市第二十二中学广安门内校区,2020年北京高考第一场语文考试顺利进行。

  开考之后,家长在学校附近等候考生,吴正芳也在其中。吴正芳是北京友谊医院感染内科主管护师,1月27日至3月31日期间,她曾前往武汉支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在武汉协和西院担任第12楼层的区护士长。

  “那一段时间很紧张,每天都在医院,负责医治病人以及管理隔离区内的防疫工作,基本没有时间关心孩子。”吴正芳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前,都是她负责料理孩子的生活起居,赴武汉抗疫后,这项任务就交给了爱人。高考是人生的一件大事,“相比大多数家长,我没有时间陪孩子。相反,还让孩子为我担心、分心,我心里很愧疚。”吴正芳说。让她欣慰的是,儿子很理解自己的工作,丝毫没有埋怨她。

  回京隔离14天结束后,吴正芳终于有半个月时间可以休息,“那段时间可以陪孩子了,但只有十几天”,半个月之后,吴正芳再次投入到紧张的工作,6月北京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她加班频率也随之增高,经常半夜才能回家。“即使偶尔有时间陪孩子,也不敢太打扰。”

  临近考试,吴正芳依旧抽不出时间陪孩子,只得在高考期间请四天假,专门陪孩子考试。她感慨,疫情让一家人都变得更匆忙。

  谈到孩子的高考心理状态,吴正芳告诉新京报记者,“他这段时间还说,如果复习更努力,成绩一定会更好。”吴正芳一面笑着让孩子放松,一面却比儿子还紧张。“今天早晨4点我就醒了,还是担心他考不好。”

  11时左右,有考生陆续走出考场,吴正芳攥紧手心,在巷子口张望。11时43分,吴正芳的儿子崔佳豪随着考生们走出考场,他轻松地表示自己状态还好。

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琪 黄哲程 樊朔 苏季 裴剑飞 见习记者 郑丹

【编辑:叶攀】